拂苏袖染。

[喻楚]驱魔人

呆九:

蛮久以前的文,收在楚中心本里。


趁云秀生日放上来啦XD,女神生日快乐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


临近午夜,夜间管制的预警钟声尖锐地划破夜空,响彻整个辖区

听到声音的客人们陆续起身付账,离开了烟雨酒吧。


酒吧很快就安静下来



楚云秀在柜台前漫不经心地擦拭着高脚杯:
“这次管制持续了这么久,看来问题不小啊”

“目前还没有得到准确消息,我让可欣可怡在微草辖区那边也注意情况,应该马上就会有回复”李华把吧台上散落的酒杯一个一个稳稳的放到托盘上。



“让她们早点回来,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举起酒杯,暖黄色的灯光透过杯壁晕开光圈

“啪”
一声清脆的断弦声。所有的灯光突然消失,周围顿时陷入黑暗,只有门外的路灯勉强维持着能见度。



“跳闸了?”李华放下托盘,“我出去看看”



楚云秀紧握着手中的高脚杯,沉默着看着李华推门走出酒吧。



“只剩下一个人咯”楚云秀用意外低沉的声音似乎在自言自语。
“别出来。李华很快会回来”声音变回正常音调
“当心点,我闻到了鬼的味道”低沉中性的声音对自己说



轻轻放下酒杯
 “出现了。”楚云秀的眼里泛起紫色的光。


 


话音刚落,一个黑影突兀的立于门外。



“好吧,速战速决。”正常声音的楚云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紫色头绳把头发高高束起
眼中的紫光晃了晃然后退去,留下紫色的瞳孔。



这边单手一撑越过吧台
那边黑影低吼一声,迈步全力冲过来



楚云秀刚想出手,黑影背后闪过两道蓝光。
“管制时间请务必锁好店门”
扭曲的鬼伴随蓝雨队长的声音倒地,化为一滩黑水。
而那一刹那,楚云秀眼中紫光一闪,瞳色恢复成黑色。
“因为灯突然熄了,所以让李华出去看看是不是跳闸。”楚云秀抬手扯下头绳,理了理头发,“何况…离十二点还差半分钟呢,没达到最大活动值的鬼都敢出来,联盟最近到底在干什么,放任鬼这样猖獗?”
“烟雨都已经退出联盟了,就不要试图打听内部消息。”
“索克萨尔,别总板着脸,让喻文州出来”
喻文州的眼睛闪过蓝光,瞳色变回黑色,随即展露微笑
“联盟为了解决大量出现的鬼已经出动几乎全部的人力,但是,这一次鬼月活动的鬼在各方面都相当反常”
“夜间管制已经超过一个月了,这恐怕不是普通的鬼月了吧”



“店长,线路被人为切断了”李华推门而入。
“喻队。”看到店内站着的男人,他微微鞠躬



“既然你的店员来了,那我也该走了”喻文州转身朝门走去,“记得锁好店门,明天早上我会找人来帮你们接上电路”


“那……就麻烦喻队了”楚云秀捏紧了发绳


 


“李华,锁门”


——————————————————————————————————



“少天,你怎么看楚云秀没有战斗人格这件事” 


“楚云秀?诶诶诶队长你什么时候那么关心妹子啦,还是那个做过精神抽取手术但是没有产生战斗人格又没有精神分裂的十万分之一的妹子啊,说起来她还算是烟雨退出联盟的罪魁祸首啊,烟雨非要违背联盟规定让一个没有战斗人格没有驱鬼能力的人做队长结果闹的退出联盟,完全搞不懂烟雨的人在想什么呢,妹子就是漂亮了点其他方面感觉完全不行啊,居然带着烟雨去开酒吧,烟雨的队员做服务员做到现在还真是能忍啊,大家都说楚云秀又软又没干劲,对了,说起没干劲,郑轩他最近%……”


 


之后,黄少天的话题完全跳转到了蓝雨队员的日常


 


喻文州靠上椅背望着窗外泛白的天空。


 


——没错,大概所有人都以为楚云秀就像少天说的那样,没有战斗能力,无法做一个驱鬼人。


 


每一个合格的驱鬼人必须在八岁前就显示出强大的精神力,然后被选中做精神抽取手术,精神抽取手术的成功率目前维持在74.8%,手术成功那么获得战斗人格成为受人敬仰的驱鬼人,手术失败那么精神分裂被送进精神病院度过余生。


尽管这些年来联盟用各种方法不断突破手术成功率,但每诞生三个驱鬼人,仍会有一个孩子要面对悲惨的人生


楚云秀就是那个本该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四分之一,奇怪的是虽然手术失败没有产生战斗人格,但她也没有表现出精神分裂的病症,被称为是十万分之一的罕例


 


不过罕例归罕例,没有战斗人格的楚云秀本不应该成为战队一员,可上任烟雨队长不仅让她入了队,还全力推举她做自己的接班人,导致最后烟雨退出联盟


 


推敲起来会有很多疑点,然而楚云秀这些年来的表现不得不让人相信她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只是——


 


昨天在烟雨酒吧看到的楚云秀眼睛里闪过光,那可是驱鬼人人格切换的标志


……


 


是错觉么


 


——————————————————————————————————————


 


“怎么样?”楚云秀依旧擦拭着那只高脚杯


李华递上一张纸条


楚云秀接过瞥了一眼,随即把纸条揉成团扔进一旁的火炉中,任火苗把纸团舔成灰烬。


 



 [二]

“做完这次任务,我们的驱鬼勋值又可以超微草一头,大家都加油干!今年一定要抢到年度功勋奖章,让微草那帮家伙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第一驱鬼队!不能让微草继续嚣张下去!必须杀杀王大眼的气焰!杀杀杀杀!”
黄少天挥着剑边赶路边喋喋不休。
卢瀚文也学着把他巨大的重剑高高举起来,一脸振奋的捧着黄少天的场。
而蓝雨的其他队员则习以为常地带上耳塞,用各自的方式消磨着时间。

几天前,蓝雨接到联盟的任务书,要去辖区边界山区的某个山洞中剿灭一窝数量在两百只左右的鬼。
数量在蓝雨的能力范围之内,又赶上年末各驱鬼队为了争夺年度勋章而愈发激烈地较劲,于是蓝雨没什么犹豫就接下了这个任务。

然而,当喻文州望着逐渐接近的目的地时,却产生了某种不安感。
并且愈来愈强烈。


“哒哒哒哒…”
什么人飞奔而来的脚步踏在山地的草叶间,发出轻脆而急促的声音
一个蓝色的人影在树木间闪过,迅速接近了蓝雨众人


突如其来的风吹动枝叶
喻文州原本直视前方的目光忽的一转,不快但也不着痕迹地朝着左侧树丛弹出一直捏在手中的石子
躲避石子的身影随即闪现

“少天!”
喻文州一呼,黄少天的瞳孔迅速闪换了颜色。

得到身体控制权的夜雨声烦紧承着黄少天的动作跨前一步,横剑挡在了最前面。
本以为躲在树丛里的人会想办法逃走或者突袭,
而这个蓝衣人却异常痛快的走了出来。

看清了来人的样貌,喻文州皱了皱眉
——这人用张白底黑纹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长发利落的束于脑后,而身着的居然是在蓝雨辖区最常见的蓝雨粉丝会会服。
简单来说,若这人就这样回去,只要摘了面具换了发型基本上不会有被认出的可能。

夜雨声烦见躲藏的人就这样大大方方现身不敢贸然攻上,于是僵在原地迟迟没有动
而蓝衣人趁这个时间淡定地展开了手中的纸条


上面写着
「情报有误,立刻终止任务」

一旁的卢瀚文挠挠头:“联盟的人?”
“嘁~骗鬼呢,联盟的人能不出示联盟徽章么,还戴面具装什么神秘。”夜雨声烦撇撇嘴

蓝衣人没理会夜雨声烦,只是用面具后的眼睛紧紧盯着喻文州

沉默许久,受注视的蓝雨队长才缓缓开口:
“蓝雨,放弃任务”

“队长!”
听到喻文州指令的夜雨声烦迅速变回了黄少天

“走了,少天”
喻文州招了招手,朝回去的方向迈出了步子

蓝衣人见势也收起纸条欲转身离开
然而喻文州却在蓝衣人转身的一瞬收腿调转方向,同时目光一闪将人格切换到索克萨尔,以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上前,一手扳过蓝衣人的肩,另一手伸出欲摘取对方的面具。

面具尚未被完全摘下,面具的主人却异常快反应地反手一扣让面具归回原位

吃了教训后紧紧摁着面具的蓝衣人瞥了索科萨尔人格的喻文州一眼,然后纵身跃上树枝消失在茂密的枝叶间

——————————————————————————————————



楚云秀在酒吧柜台万年如一的擦着高脚杯
消费区的客人吵吵嚷嚷,但以她为中心的五米圈内却异常安静。


酒吧门口的男人拉低了帽檐,径直来到柜台前。

看到这个不同寻常的客人,楚云秀笑了笑:“哟,喻队,这个点来酒吧不怕被围观么” 
喻文州却是少有的不见微笑:“刚刚,你去了哪里”

“我?哈,我不在酒吧能在哪里?”
“头发长度,头绳款式包括面具下的脸型都是一样的。鞋子看起来有增高,估算下来身高也大致符合。以及……”喻文州顿了顿,“如果不是我的错觉,那么战斗人格的瞳孔颜色,也是一样的”

楚云秀盯着手中不知被擦拭了多少次的高脚杯没有说话。

喻文州继续说道:“我曾用联盟档案网络查过你的资料,信息很完整,内容和之前了解的一样,从这上面找不出任何疑点。但是,你的档案里还有一份高级加密文件,以我的权限无法打开。按理说,你的信息资料已经非常完整了,可偏偏多了一个超出队长权限的加密文件,里面的内容真是让人非常在意呢。“


喻文州停在这里等着楚云秀的答复


 


楚云秀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迎上对方的目光
“我讨厌太过旺盛的好奇心。”


 


眼眸里敛去了笑意




[三]
喻文州独自坐在蓝雨的会议室里,看着会议长桌两旁空荡荡的座椅。

“我讨厌太过旺盛的好奇心”


楚云秀说这句话的表情一直印在喻文州的脑海里。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个总被人议论太软的女人露出这样认真甚至凌厉的神情

“好奇心么…”


喻文州扫过桌面上已经磨损了封面的旧笔记本以及十年以来每一版的蓝雨辖区图
———————————————————————————————————————
“店长,她们回来了”李华穿过吵闹的消费区,和身后的人走到楚云秀的柜台前
“店长!”舒可欣舒可怡绕过柜台扑上去用力拥抱楚云秀
“知道你们爱我,不过这才几天没见,收敛一点”

嘴上这么说,行动上却还是配合地和姐妹俩一一拥抱

“店长,王队那边我们已经谢过了”拥抱过后,舒可欣提起正事
“他说希望能和我们合作呢”舒可怡接上

“拒绝他。”楚云秀回答的斩钉截铁,“烟雨退出联盟的时候就定下过不再插手联盟任何事的规矩”
手指卷起披在肩上的长发,“我们已经插手太多了”



“轰隆隆隆隆”
剧烈的轰响毫无预兆地传来
顷刻间天摇地动
柜台上的酒杯噼里啪啦砸到地上,消费区的桌椅也肆意滑动倾倒,顾客们都乱了套。



非消费区这边,四个人则紧紧扒住了还算稳固的柜台

 “地震了?!” 

——————————————————————————————————

“地震了地震了地震了!小卢,快躲到桌子底下去!”
会议室外传来黄少天的喊声

喻文州扶着会议桌顺带摁住了桌上唯一的那本书。其余的地图则随着强烈的震动四散滑落到会议室各个角落

辖区并不处在地震带上。
——这是地震后喻文州想到的第一件事
她那边怎么样了。
——这是第二件。

震动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停了下来,整个过程似乎就是一场普通的地震。
但是…

“嘀————”
监测室的警报兀然响起
“队长!”徐景熙慌慌张张地冲进会议室,“监测仪显示北部边境的山区某处突然涌出了大量高度活跃的鬼”
“离零点的峰值还差五十分钟,它们怎么会群体性的达到高度活跃状态!” 
“无法…查明原因”徐景熙的声音微微颤抖

“呯!”
会议室的门被重重打开,狠狠撞击墙面
“拉响高危警报,开启全辖区覆盖广播,让居民锁上门窗做好防护措施。”喻文州环视他的队员们,瞳孔闪烁起逐渐盛眩的幽蓝光芒
“蓝雨,全队备战!”
——————————————————————————————————
“怎么提前半个小时就拉了管制预警铃?”听到警报声响起的舒可怡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
一旁的舒可欣正扶起倾倒的桌椅: “这好像不是管制预警铃的声音”

“是高危警报。”楚云秀神色平静似是早有预感,“李华,让没走远的客人们都回来。”
李华放下了扫把,朝门外瞥了一眼


“他们已经回来了。”

店门口,大批刚刚离开的客人此刻神色惊恐地涌回了烟雨酒吧
“鬼!外面有好多鬼!”
“它们要过来了!”


“快!快关上店门!”


“啧”  楚云秀把左手伸进上衣的口袋


“可欣可怡,守住门”
“好的!”
“没问题!”
不太整齐的应答声后,收到命令的姐妹花眼中光芒一闪,切换上战斗人格半跳跃式的跑向店外。


“李华,带客人去地下室”


“是。”


李华转向乱哄哄的人群,努力让惊恐的人们安静下来,并很快带着所有客人通过柜台后的暗门走进了地下室




楚云秀退到一边,脊背靠上墙面。
目光越过店里最大的窗户向外眺望
从这个角度,能望到城中心最高也是最亮最显眼的建筑
——蓝雨战队本部

“太远了”
楚云秀垂下眼帘



她的左手始终放在口袋中
紧紧攥着,那根紫色的发绳。


安顿好其他人的李华从地下室里走出来


“店长……”


“今晚要辛苦你们了”


“门有我们守着就行了,店长还是去地下……”


“我不喜欢地下室的味道”楚云秀打断了李华的话, “去帮可欣可怡吧,我在这里很安全”


李华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想说的话,只是淡淡的一句:“我知道了”


转身切换人格,走向店门


 


“林暗草惊!”楚云秀突然又叫住了李华的战斗人格


“嗯?”林暗草惊回头


“告诉莫敢回手和谁不低头,撑不住就给我回来,别硬撑”


口袋里,发绳套过指节,滑过猛然舒展的手指,止在手腕
“你也是。”


林暗草惊望向门外举枪朝四周散射子弹的莫敢回手和谁不低头


“我……尽量”


走出了门
————————————————————————————————————————————


 “队长”对讲机里传来声音,“有个大妈不肯锁上门窗,说她要等她儿子回来再关门”


“儿子?在哪里?”喻文州问


“说是和朋友去了烟雨酒吧”


“……烟雨”     ——楚云秀


……


“队长?”


————————————————————————————————————————————


“这数量有点多啊”


谁不低头背对门,进行着右边六十度的扫射


“根本停不下来!!”


莫敢回手轰击着另一边的六十度


而沉默的林暗草惊在正中的六十度范围不断穿梭在扑来的鬼中,一匕首扫过,最前排的鬼就化为黑水


 


楚云秀在店内安静地注视了她的店员们很久


两边窗户的铁纱网已经被鬼敲击的变了形,估计再过不久就会被撞破


可是店员们光守着大门就已经有些费力……


莫敢回手和谁不低头的发枪速度明显减慢,林暗草惊也不复最开始时足以留下残影的穿梭速度


 


——就算是战斗人格,如此高强度战斗也会疲倦的


 


“看来,你还是需要我的帮忙啊”低沉的对自己说话的声音再一次出现


楚云秀把长发抓到脑后,熟练的扎起了高高的马尾


“这么多鬼,你的杀戮值一旦到达临界,恐怕发绳也抑制不了你失控”


“可是你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我,对吧”


“对,没有办法”


说着,楚云秀从柜台下原本是锁着的的长柜里,取出了一根法杖


 


“我要我的店员们活下来,风城烟雨。”


手中的法杖亮起了刺眼的光


 


“吼!”


左边窗户的铁砂网率先脱落,几只鬼跳上来挣扎着爬过窗口


 


彻底控制了身体的风城烟雨法杖一指,绚烂的紫光笔直地轰向了窗口


瞬间,原本挤满鬼的窗口只剩下黑水沿洁白墙壁慢慢滑下


 


[四]


“人格提取成功了!”


“太好了,联盟又多了一个女驱鬼人”


“等等这孩子的战斗人格不太对劲!”


“这个战斗人格不受仪器控制!”


“他狂暴化了!挣脱手术台的束缚带了!!”


“镇静剂!快!”


“啊!”


……


 


鲜红的血液交织在无尽的黑暗里


压抑的感觉就要把自己吞噬


从扭曲空间的四面八方传来诡异笑声


——“杀掉,要全部杀掉哦!”


 


 


“风城烟雨!”
楚云秀猛然睁开双眼,看到喻文州站在床前,而自己躺在床上

“喻队?”
“风城烟雨就是你战斗人格的名字?”
“……”

“我到酒吧门口的时候,你的战斗人格正在进行无差别攻击,你的店员差点死在你手上”

“是么…”楚云秀轻笑,“所以,喻队要向联盟申报处置差点造成严重后果的我么。”
“不过,”喻文州话锋一转,“万幸你的店员并没有死。以及,我必须感谢你救了酒吧里所有的蓝雨辖区居民。作为回报,我会保守秘密”


楚云秀有些惊讶地看着喻文州,


“……谢谢”



“另外,我研究了蓝雨近十年的所有地图,发现边界有了细微到几乎无法发现的变化——曾经属于烟雨辖区的那座山在烟雨退出联盟之后被划归给了蓝雨辖区,也就是那个被你拦截的任务的目的地。重新划定辖界这件事发生在我出任队长之前,所以我并不知情。但是,我找到了一本笔记…”
“笔记…”
“没错,笔记的作者你应该很熟悉,是烟雨的前任队长。笔记里记录的所有研究,都指向一个结论——那座被划给蓝雨的山,是鬼巢。”
“可惜,他没能活着从山上带回最后的样本证据。所以这本笔记里的一切,都只能被当做没有根据的推论”语气里的难过无法掩饰的流露出来
“现在可以证明了。鬼巢每过几十年会产生能量爆发,并在某个夜晚达到峰值,之后迅速冷却。这就可以解释近三个月以来鬼的活动异常。他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么”
喻文州的话题跳转得让人来不及反应



楚云秀怔了怔,才缓缓地说:“他帮我处理了精神抽取手术之后的所有事,给了我抑制战斗人格失控的特制发绳,把烟雨交给了我。他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



——喻队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不受控的想要了解你更多…这种奇怪的感觉。”
“听起来像是二流偶像剧的低俗告白”

气氛顿时陷入了微妙的沉默

“喻队,黄副队让我通知你尽快回去向联盟递交事件处理报告。”李华来的非常及时


让楚云秀松了口气



“那么,我先走了”
喻文州朝李华点了点头。朝门外走去。


看着房门被拉着渐渐关上,某种心情也随着渐渐落下


——果然还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用手背盖住眼睛


但是——



“其实,也许真的是告白也不一定。”


房门彻底闭合的一刹那,楚云秀听见喻文州这样说。